夜雨声烦_(:з」∠)_

适合认识,不适合久处。

是一个可爱的嬴政(///▽///)
看着我残血从自己家高地追我到一塔,
不惜交了闪现又开大,成功捉到我了_(:з」∠)_
结果还没等回我话就被我方李白给切了hahaha
以及后来队友又杀了他一次,
居然说让我带着我们的孩子好好活下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至于.....我为什么不更文呢?多半是废了吧。

没有标题_(:_」∠)_

把玩着手中的元魂珠,半倚床幔,状似慵懒地眯起凤眸,掩去几欲迸发的恨意。


周遭的热闹也未曾能够使之动容,就好像什么也不属于他,而他本该就是孤寂的。


“听说了吗,南风馆近来出了个美人儿,还一举夺得头牌,姿色自是没得说啊,啧啧。”


“诶,你就甭想了,顶多也就饱饱眼福罢了。”


“可不是吗,还是个清倌,明儿个兴许要露个脸,怕是京城里稍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捧个场,毕竟传的神乎其神的。”
......


与往年不同,今年的南风馆头牌仅是蒙着面纱巡游长安街,便由着老鸨引入船舫,不再示人。


无人得以睹其真容,就连音色也未尝得以分辨,单是那绰约风姿也有足够的理由令人为之倾倒。


而城墙上伫立着的将军,面部几不可见地出现慌乱,倏地抬脚向湖边掠去。


慕名而来的看客直围地街道水泄不通,倌馆的老鸨在台上卖力地推销着自家“商品”,论他是头牌还是何等名号,不过是赚钱的工具罢了。


况且这位可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这年纪可是个初蓄发,单凭容貌自然能卖到个好价钱。


等日后沦为红倌接客又有大笔钱财,想必划算的买卖是个聪明人总该拎得清。


当最后一句“竞价高者得”落下时,将军不禁握紧了拳,手心的刺痛也恍若不知,就说那人武功,也再不会有人能奈他何,他就......这么想糟蹋自己?


价格飙升,台下也兴致渐浓,真正的权贵都在阁楼中坐着,价格趋高,看台下不再有人出声,一是钱财问题,二则得罪了阁楼中的可是讨不着好的。


楼中数人饶有兴味地加着价,一旦喊停,失的可不仅是个头牌还意味着脸面,于是也就暗自较量着。



“千两,黄金。”低沉的嗓音自人群中传来,打破这短暂的平衡,就算有人刚想发作,也碍于声源,韩将军,那可是连当今圣上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物。


这花魁,怕是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楼里人果然也不再出声,片刻的静寂后,便有朗声嬉笑传出:“韩将军不可谓不是稀客,既是如此,我等也不好夺人所好啊。”楼中附和连连。


个中利害自是心知肚明,担不起这后果,也就没必要挑战。


闻言韩将军足尖一点,恰巧落入船舫,出神入化的轻功使围观者片刻失神。

轻笑声自船舫中传出,听得直教人骨头都酥了,“你来了。”笃定的语气透露着吐字人的慵懒与随性,捻起桌角油灯,使得略大的空间填满暖橘色的光,也让那人硬朗的轮廓柔和起来。


相信过不了多久,韩将军从不踏入烟花柳巷却甘为一人一掷千金的事,怕是要传遍京城大街小巷了。


韩信还是默不作声,有片刻的冲动将眼前人揽入怀中,但理智战胜了一切。


他本以为再次相见,那人会对他横眉冷对,恨之入骨,就是未曾料想眼前这番景致。


横卧榻上,酒盏轻把,衣襟半敞,眼眸中透着丝丝醉人的媚意,是沾染了红尘的迷离。妖冶的紫发披散开来,动手扯开衣襟,袒露胸前大片肌肤,任由眼前人打量。


那个会因为沐浴被撞见而羞赧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为感情所支配的过客。


一晃神,眼前这人便已将衣物穿戴整齐,款步茶几,抬手烹茶,动作如行云流水,骨节分明的手娴熟地进行着。


这人天生便是这般,就是坐在船舫中烹茶也是异常和谐,出声打扰也是亵渎。


“没有他的味道......”轻嗅四溢茶香,略带失望的低声呢喃着,却还是将杯中茶水尽数吞咽。



欲伸手抚平眉间褶皱,却被不露声色地躲开,也就托起茶杯,小啜一口,苦,着实是苦。


“茶是苦的,酒是甜的。所以啊我情愿喝十坛酒,也不愿品一口茶。”过往种种,不敢追忆,唯有心口钝痛,复又平添嫉妒罢了。



“韩将军,是听曲儿还是赏舞?”无应答。


“也好,便观我舞一曲剑吧,还望韩将军指点一二。”


倏地抽出青莲剑直逼咽喉,仅离分寸堪堪停住,剑锋陡转刺向船舱木窗,稳当当的将壁上烛灯挑出窗外浮于水面,韩信恍惚,船已行至湖中央。





大概我是想写亮白......韩信出来吃刀子?

又是一篇写到一半就卡的....(´;ω;`)

在一个多月的煎熬下,我最终还是把王者下了回来【脸不痛,真的(¬_¬)

回来第一个宠幸亮亮,遇到的队友让我不由自主地脑补了一篇文:

某亮死皮赖脸【划掉】地追着韩信,然而重言心里只想着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李白.....【当然了怎么可能嘛hahaha










对了,谁欺负我段位低我跟谁急(´;ω;`)

韩信,回青丘,娶我可好?

好。

是你,怎样都好。

别睡了,该回家了。

【狐死,必首丘】




三日后李白大婚。

韩信拎着好酒登门,权当是祝福吧。

来干!来干!

当李白在宿醉的头疼中醒来时,桌前已空无一人。

我会保持当初的模样和热忱。

不踏烟火红尘世,遗世独立深山中。

用爱你的心,去爱世间万物。(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763987/answer/62701907

【我性空山】




眼前是一片漆黑,

耳边似乎还留有那人温热的气息,

身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液,

从此,你我再无瓜葛,可好?

【是利用与无条件的宠溺,是千方百计的讨好和难以接近的自我封闭(网易热评)】〈这条是私设x

emmm...

我个辣鸡打算弃坑了......
打死不该写这个的【卒】
跟我刚开始想的不一样啊越写越乱qaq
本来设想李白在青丘杀了韩信报了仇就去游历山川河流四海为家【就像陈粒的歌(性空山)
要么韩信把李白杀了啊什么的【对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两个活着....
标题回头看看不就应该有个悔恨的理由吗_(:_」∠)_
当然以上都是设想我现在写不下去了....
好想抽自己啊...就这样吧【不负责的....

分享一只偷塔信可爱哈哈哈
前期送他主宰送他暴君送他人头他就是不听非要偷水晶【赶去收人头的路上x







放假了果然很容易颓废啊整天沉迷游戏就我这样的渣文有人看我居然还不写这样下去一点意义也没有还不如天天上学去【不

接上➿

诶,不是韩大将军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这位小公子伤得可不轻啊!怪眼熟的,这不是剑仙吗!怎么被欺负成这样子?太过分了是不是.....【少天的人设x雾


大有喋喋不休的意味,韩信不禁头疼,若不是深知此人医术了得还得仰仗于他【在峡谷见过?!大概ˊ_>ˋ 韩信绝不会容忍这般聒噪,态度依旧冷淡,快步进屋却出卖了他的镇定,身后传来嘟囔声:好歹是来找我办事啊,什么态度嘛......却还是尾随进了屋。


诊医的扁鹊总是分外认真,嘴上却是分毫不饶人:韩大将军啊,你倒是对太白都做些了什么?太白脉象虚浮,若不是剑仙并非浪得虚名,身底子好,怕是早就承受不住了......


韩信默不做声.....扁鹊只当他是不屑理睬自己,也不恼,只是更加用心的去寻求病因,脉象是一回事,病因却似不出于此,多半是心中积郁已久,久至成疾,久至李白毫无求生欲望。能让绝对中立的剑仙扰乱心绪,事情怕是不会简单到哪儿去,扁鹊刚想掀开李白蔽体的薄被,手腕蓦地被扼住,反手却快一步,韩信不及阻止,入目便是斑驳的红痕......


李白醒了,是在夜里。微动酸麻的指尖,那人的触感是真实存在的,再也没有谁会让李白如此确切的感知,连带着呼吸都有些轻颤,低低的抽泣在静谧的空气中清晰可闻,不消说浅眠的韩信,心不由悲喜交集,只得略显局促地收回相握的手,站起身去倒水,


随后将李白扶坐着喝了水润喉,又替他掖好被子:“嗯,时间还早,你再睡会儿吧。”搁下杯子转身离开,身后李白伸手欲将其挽留,却发现那人依旧一身盔甲,走得匆忙,就连衣袂也没剩下,哽咽在喉咙里呼之欲出的话,却是没有勇气再说出口了。

重言,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也好,他还是他,我却不会再是我了。


韩信白日里忙着处理大小事务,李白的药却从不假以他人之手,从取材到煎药,事无巨细,喂药也都是亲力亲为,李白也异常顺从,即使再苦的药也会皱着眉头喝完,


透着淡粉的耳朵微蜷,好生诱人,韩信便会不自觉地摩挲,俯下身子勾勒出那人完美的唇形,软糯糯的,舌尖探入口中连带着药汁的苦涩都消失不见,充斥着的满是他气息,李白不曾抗拒却也不能沉溺。






好久没更了,我!终!于!放!假!了!(*¯︶¯*)
对于我的渣文笔轻喷就好……_(:_」∠)_
爱你们哦♡

接上〰

又是大晚上的产物,贼短.......【还好意思说(¬_¬)

很高兴还有人看,但我更的的确是慢了,真抱歉啊qwq

初三党的二模结束了,还有最后一个月要更加努力啊,这样以后就可以继续一起玩耍了(´-ω-`)

晚安🌙

接上〰
晚上的产物总归显得草率_(:з」∠)_
超短超短 写到哪截到哪【即便这样我已经开始胡诌了....
以及有不合逻辑的地方请告诉我(´・ω・`)
【他俩不在一个朝代就不必了哈哈哈哈哈
以及,我可能一觉醒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Д  ̄)┍
客官不必走心2333

【当之无愧——急刹小王子✨
【凌晨发的居然被和谐掉了_(:з」∠)_就只好上图了